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拯救龐大——昔日中國最大汽車經銷集團風雨飄搖

5月,龐大集團提交破產重組申請,創始人龐慶華卸任公司董事長,昔日中國最大汽車流通王國資金鏈告急,命懸一線。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中國企業家雜志 陳睿雅

2

咚!

一聲巨響,龐慶華掉到了地上。他頓時驚醒了,再也睡不著,只好打開電視,整宿看,什么都行,動畫片也行。

如是三次,在一年前那段最煎熬的時間里。對于這個從來沾床就著的人來說,“真是折磨啊”。

那些耳畔的聲音揮之不去,密密麻麻地將龐慶華包裹在一個高壓場里:債權人對他說,老龐,我行長的職位該不保了;職工問,我的工資什么時候發;稅務說,得交稅了,不交就要違法了。4S店集資,員工的反彈情緒也很大。

如果有個地縫,龐慶華真想鉆進去。

“干脆把房子、土地、店賣了,還清債務,徹底地退出汽車流通江湖。”是的,他有過這樣的念頭。但他又覺得,“不應該這樣,對龐大不負責任”。

龐慶華不甘心。

過往的光環是那么耀眼。八年前,他創辦的龐大集團不僅是國內首家通過IPO方式登陸A股市場的汽車經銷商集團,還是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車經銷商集團、上市單筆融資額最多的民營企業(融資超過60億元)。

2011年4月28日,龐大集團開盤價45元/股,市值一度超過600億元。一時,繁華盛世,賓客云集,幾乎所有媒體報道都稱龐大為“中國最大汽車經銷集團”,并且看起來會一直是。而龐慶華也被視作中國汽車經銷行業無出其右的領軍人物,在胡潤富豪榜中,龐慶華家族的財富從2010年的48億元漲到2011年的100億元,當年排名第109位。

白云蒼狗,八年后的2019年8月2日,按收盤價1.35元/股計,龐大市值僅為88.27億元。

64歲的龐慶華和他苦心經營了30多年的汽車流通王國,正變得搖搖欲墜。

據公開報道,龐大集團在5月17日已提交破產重組申請;5月21日,上交所就相關違規行為發布《紀律處分決定書》,認定龐大集團董事長龐慶華3年內不適宜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6月20日,龐慶華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會戰略委員會主任委員及總經理職務。

7月11日,龐大2019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在該集團總部會議室召開,龐慶華出席了會議,在接下來的時間里,他參加此類會議的機會可能不多了。若重組成功,龐慶華或將變成公司“很小很小的小股東”。目前,龐慶華仍持有龐大集團20.42%的股份,是公司第一大股東。

如果將7月11日的會議視作龐慶華的一次告別,股民們沒有給他一個大的舞臺。當天,加上工作人員,整個會場人數不過十來人。

龐慶華看上去心事重重,煙不離手,在那一刻,他似乎只能觀照自己,無法顧及旁人的感受。

“只有自己能把自己打倒,別人打不倒。”龐慶華說。

資金告緊

如果能重來一次,龐慶華也許會做出新的選擇。

2015年,龐大集團與國信證券簽署“股權收益權互換協議”,所謂“股權收益權互換”,是指客戶與券商根據協議約定,在未來某個期限針對特定股票的收益表現與固定利率進行現金流交換。當解釋完概念,龐大做“股權收益權互換”的動機也就不言而喻了,這是一種具有強烈高杠桿性質的融資方式,盡管發生爆倉或強制平倉的風險很大。

2017年4月28日,龐大接到中國證監會的《調查通知書》(冀證調查字2017009號)。調查主因是公司2015年與國信證券簽署的“股權收益權互換協議”,相關部門認定公司存在信息披露等違法問題。

2018年7月4日,就此次證券市場的違規行為,龐大正式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2018】50號)。違法事實包括:一、龐慶華、龐大集團未如實披露權益變動情況;二、龐大集團未按規定披露關聯交易;三、龐大集團未披露自身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調查。證監會對相關人員處以??鈑刖?。

從宣布立案到處罰下來,間隔時間是15個月。龐慶華和龐大歷經至暗時刻。

在此期間,龐大集團在資本市場的融資被禁止。銀行發現公司資金緊張后,便開始抽貸。按照龐慶華的說法,2018年7、8、9、10四個月,銀行等金融機構開始對龐大進行瘋狂抽貸、店鋪查封,不到一年時間,共抽走242億。最嚴重的時候,銀保監會就龐大資金維穩召開了兩次大會。此外,債權人對龐大的起訴也引發了資金凍結。“錢進不來、出不去,你還經營嗎?你工資都開不了、稅都交不了。”

龐大的資金壓力到底有多重?龐慶華算了一筆賬:龐大的銀行貸款等,每年對應15個億的利息,再加上龐大所購土地的土地稅、房產稅,每年共計約18個億。

倒霉的時候,一文錢也能難倒英雄漢。2017年5月4日,為補充流動資金用于進貨,龐大與冀東豐公司簽訂了《借款合同》,約定公司向后者借款人民幣1700萬元,借款期限為一年。擱以前,1700萬元對于龐大來說簡直九牛一毛,但及至2018年5月借款到期,公司因資金緊張未能如期向冀東豐公司清償上述借款。

在不斷被抽血的狀態中,龐大只能“斷臂求生”。據《中國企業家》記者不完全統計,自2017年5月以來,龐大共計完成6次資產轉讓。這些交易的擬定價格合計34.65億元。最引人注目的,是2018年5月,龐大向廣匯轉讓的5家奔馳4S店,轉讓價格定為12.53億元,預計回籠資金6.16億元。

此外,2018年8月,姚勁波控制的五八車服曾協議受讓龐大集團5.51%股權,并表示,在未來12個月內,將繼續增持公司股份。但據《中國企業家》了解,該項交易已無疾而終。

另據《每日經濟新聞》,龐慶華透露,龐大集團在全國一共有1.25萬畝土地,預計今年僅土地銷售額至少就有10億元。此外,龐大集團與銀行方面已制定出一份“三年回歸計劃”,決定對旗下龐大4000畝土地進行對外出租或出售,預收回資金約為40億元,主要用于償還各種債務。

資金已經成為龐大維系生命的唯一籌碼。7月11日的股東大會議題之一,是同意關聯公司向上市公司子公司借款不超過6億元,無固定期限。

龐慶華稱,由于銀行、債權人聽到破產重組的信息后,基本上不再和公司有業務上的往來,一方面不再放貸給龐大,另一方面還要追債,抽走流動資金,因此龐大旗下4S店難以周轉。而如果4S店完不成銷售任務,主機廠就要取消品牌授權。“為了保授權,我們少進點(汽車)可以,但是不能不進。所以我們關聯公司就借錢,支持下面的專賣店來進車、來保授權。”

事實上,除了關聯方借款,龐大早前一度動用4S店員工“生產自救”。據龐大4S店員工稱,今年2月后,4S店曾面向員工進行過一輪募資,籌措百萬購車款,“比如你參與籌資了10000塊錢,一個月利息就給你三四百塊”。7月初,數家龐大4S店獲得注資,此前的募資款已經返還給員工。該員工稱,內部傳言,這筆新資金來自于戰略重組投資方。

“像攻堡壘一樣。”龐大原有360家授權品牌,到7月上旬時已經基本保了270、280家。龐慶華表示,包括東風、克萊斯勒、斯巴魯在內的主機廠,在流動資金方面也對龐大提供了支持。

但也有痛失的品牌,2019年1月1日,上汽通用五菱致函龐大集團,解除雙方簽訂的產品供銷合同以及特約維修服務合同關系。2018年,龐大單品牌銷量超過3萬輛的品牌,只有上汽通用五菱(含寶駿)和一汽大眾。

?;澈?/strong>

在幾乎所有遭遇資金鏈困境的企業眼中,金融機構從來都是錦上添花,絕不會雪中送炭,甚至還可能釜底抽薪。龐大似乎正遭遇了此情此景。

但一位經銷商行業資深人士告訴《中國企業家》,這只是表象,如果龐大有良好的現金流且持續盈利,銀行為什么會斷貸呢?

根據龐大財報,2011年上市后,僅2016年的扣非凈利潤為正,達到1.95億元,2018年低至-68.4億元。自上市以來,龐大的資產負債率一直保持在78%以上,高于75%的行業平均值。

上述資深人士認為,龐大在各種所謂的創新業務上耗費了大量資金,但主營業務參差不齊。龐大今日的困境,就在于創新太多。“它就是傳統經銷商,為什么要創新?為什么不能做好業務、精細化管理?”

就連龐慶華自己也承認,龐大的想法很多。

公開資料顯示,龐大自2004年開始銷售斯巴魯汽車,并創建了批發+零售的銷售模式,其旗下的中冀斯巴魯也發展成為斯巴魯在中國的最大總代理商。2013年初,龐大集團還入股斯巴魯中國,持有后者40%股份,成為國內第一家與整車廠家建立合資銷售公司的經銷商集團。斯巴魯的銷售利潤,也成為龐大集團盈利的重要支撐。

在外界看來,龐慶華一直有造車情結。除了斯巴魯,薩博是龐慶華涉足整車行業的又一次“冒險”。就在IPO后一個月,龐大集團發布公告,披露了龐大集團以6500萬歐元收購薩博24%股權的消息。龐大當時的目的,是希望拿到薩博在中國的進口車代理權,進而在薩博身上復制斯巴魯的成功。

但斯巴魯的故事并沒有繼續上演。

2011年底,薩博汽車宣布破產。龐大集團2011年年報顯示,受2011年國內急轉直下的汽車行情以及投資薩博失利影響,2011年該公司僅實現營收554.55億元,營業利潤9.19億元,同比下降45.37%;凈利潤6.59億元,同比下降46.96%。

龐慶華認為,損失的3個億,相較于上市融資的63億,還在可承受范圍內。但也有業內人士分析認為,收購薩博失敗對龐大是一記重挫。

為了開發多元化的創新業務,龐大還曾接手困境中的博湃養車,涉足上門保養O2O,以及泊車類業務和網約車叮叮約車。

在叮叮約車前員工福清(化名)看來,對于網約車業務,龐慶華并沒有互聯網思想。據了解,龐慶華的想法是自己買車,自己運營,為此,叮叮約車與光大金服戰略合作獲得50億元授信額。

2017年6月,叮叮約車在重慶市拿下網約車牌照,迅速做了一輪補貼。那是團隊最士氣高漲的時候。緊接著不到2個月時間,滴滴加大了司機、乘客的補貼,于是,叮叮約車在重慶的司機招募瀕臨停滯,訂單也沒有了。

隨后,叮叮約車轉而進攻三四線城市。在三四線城市,叮叮約車尋求與當地的運輸集團成立合資公司,最終在河南地區開城六座。但隨著2017年后期集團經濟狀況走弱,龐慶華再無暇顧及這塊業務。福清告訴《中國企業家》,那時候,盡管大家有想法有精力去做,但是公司流程和資金方面已經卡得很嚴。

“老龐的思路還是很新潮的。包括今天互聯網創業公司做的融資租賃,龐大十幾年前都在做了。他缺的是運營團隊、讓他的思路落地。”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副秘書長羅磊說。

一連串的挫折之后,龐大的氣數被大量消耗。

2018年,國內汽車市場首次陷入負增長,作為“蓄水池”,整個汽車流通市場承壓。據中信證券研究部報告,8家A+H股汽車經銷商,該年合計營業收入5032億元,同比增長0.5%;合計凈利潤51億元,同比下滑60%。若排除龐大2018年凈虧損62億元帶來的影響,其余7家經銷商實現的凈利潤僅同比下滑8.7%。

目前,龐大尚未公布2019年上半年財報。根據一季報,龐大營收44.83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8.26%;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凈利潤為-4.98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520.92%。

老板文化

在7月11日的臨時股東大會上,龐大集團新任董事長王玉生、新任總經理趙鐵流并未出席。龐慶華稱,換任后,因為自己還可以發揮一定作用,所以新的領導班子心里也不慌,“現在屬于新老交替。”上述4S店的員工稱,近期新任總經理趙鐵流已經開始下店視察了,從龐大內部得到的信息顯示,趙鐵流來自資方。

風雨飄搖中,龐大正在落地途中,也許是軟著陸,也許是硬著陸。盡管龐慶華曾經以為,上市之后,龐大就徹底安全了。

羅磊回憶,龐慶華曾在一次會議上提過龐大為什么上市。龐慶華在那次會議上表示,上市以后企業就安全了。當時,因資金鏈斷裂而倒下的經銷商集團不乏其人,上市后打開了融資渠道,某種程度上意味著公司的安全著陸。

但實際上,上市后的龐大進入的并不是舒適區,而是新的挑戰區。

在此之前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龐慶華曾透露過他的煩惱,就是如何讓團隊更有斗志。他把龐大上市后的階段定義為二次創業的起點,這或許也是他不停探索龐大業務邊界的原因。

“光這個叮叮我自己就研究了三個月,到底路在何方,怎么走。這是我研究時間最長的一個項目。”在2016年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龐慶華曾說道。

但在新業務推動過程中,內部阻力超出了他的想象,“有的人不懂,有的人不愿意做”。

為了改變大家的觀念,他“逢人就講,不管你是高管還是中層”“就像老師講課一樣”。

但也有不止一位采訪對象告訴《中國企業家》,龐慶華在上市后也有變化。這種變化不是消費觀念上的,而是心態上的,“能否聽得進別人的意見”。

不管是叮叮約車還是博湃養車,龐大內部都有不同聲音,但龐慶華的決定是最后的通行證。因為在龐大集團30多年的歷史里,龐慶華都是寸步不離的守夜人。

在龐大上市8年的大多數時間里,龐慶華身兼董事長與總經理的職務。除了此次資方派遣的總經理趙鐵流外,只有龐大老兵李金勇曾在2014年5月-2015年10月短暫任職過總經理一職。

對此,外界的批評觀點認為,龐大的管理是典型的“老板文化”,一方面缺乏成熟的職業經理人團隊,另一方面,龐氏家族成員在公司內擔綱要職。

在這次破產重組計劃中,法院給龐大兩年?;な奔?,期間,銀行不能再向龐大抽貸。“所以我必須得努力,我得掙扎一下,把它完成。”龐慶華說。

目前,龐慶華累計質押股數量為13.63億股,累計質押股數占總股本比例為20.41%,累計質押數量占其持股比例99.98%。此外,“公司99%的貸款都是我個人擔保,連帶無限責任。”龐慶華說。

曾有投資人問龐慶華,解決困境究竟需要多少錢?龐的答案是,100億,就能讓龐大吃飽吃好,50億,龐大能吃飽但不能吃好,而20億,能讓龐大活著。

7月底有媒體報道稱,參與此次龐大集團戰略重組的資方,由深商控股集團領銜。7月31日龐大回應稱,盡管2019年5月13日,債權人向法院提出對公司進行重整的申請,但目前法院尚未受理,故不存在媒體報道中的“重組方”,更不存在領銜主體問題。

另,公司雖與包括深圳市深商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國民運力運輸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市元維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組成的聯合重整方進行了多次洽談,但尚未達成相關協議,除總經理趙鐵流的聘任外,暫無其他后續安排。

龐慶華會退休嗎?

這是一個非常有可能性的選項。所有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的人都替他惋惜。老龐從來沒有享受過和個人財富相匹配的生活,他勤奮且節儉,這一點在公司上市前后都沒變化。出差時,他坐經濟艙,就連國際航班也是如此。住宿方面,他也是住經濟型酒店。有時候,他辦公室的燈深夜也亮著。

盡管創始人在個人生活上非??酥?,但毫無疑問,他沒有克制住自己對于成功,以及更大成功上的欲望。在很多失敗的企業中,《中國企業家》都捕捉到了類似的野心。經濟周期好的時候,公司憑借發達的社會資本突飛猛進,但一旦周期轉換,一身繁華悉數退盡,企業便于商潮中“裸泳”。

“我雖然64歲,但心還很年輕,還是有斗志的,要是消停下來我就完了。”龐慶華說。

在一位龐大前高管看來,龐大需要一次重生。“就像鷹的重生一樣,需要把牙弄掉、嘴弄掉、爪子弄掉,獲得新生。”

這個鷹的故事最早由TCL集團董事長李東生撰寫,用來說明TCL是如何從泥沼中爬出來的。但故事本身,很快就被證偽了。所以究竟是不是把“牙、嘴、爪子”都弄掉,公司就一定可以獲得重生呢?這個邏輯里充滿了幸存者偏差。

當然,龐慶華相信,自己會是那個幸存者。“龐大不會倒。”他說。

來源:中國企業家

原標題:拯救龐大——昔日中國最大汽車經銷集團風雨飄搖

最新更新時間:08/06 16:21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