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張朝陽拯救搜狐

張朝陽認為搜狐今年會“觸底反彈”

圖片來源:搜狐

文 | 中國經營報 李甜 吳可仲

2

8月5日,搜狐發布2019年第二季度財務業績報告,總收入4.75億美元,同比下跌2%,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之下,凈虧損5000萬美元,同比微升,不計入一次性計提,同比減虧22%。

財報發布次日,搜狐董事局主席、CEO張朝陽召開媒體見面會。像以往一樣,這位國內互聯網“教父”級人物不避諱與記者談論搜狐與他個人經歷的遺憾。但坦陳之后,他總能將話題引向光明面。

“中國互聯網還處在很年輕的時代,很多事情可做,會爆發出新的機會,新的產品,不用為過去耽誤的時間而后悔。”張朝陽曾對《中國經營報》等媒體記者表示。

對張朝陽個人來講,這是一個“認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熱愛生活”的英雄主義故事,對于頻受過氣質疑的搜狐而言,其未來的發展能否恢復往昔榮光,則是個未知數。

“很遺憾花那么多年才成熟”

如今的張朝陽工作狀態活躍,他經常到場支持公司活動、多次面向媒體講述搜狐最新動向。他言辭總是積極,認為成立21年的搜狐經過大風大浪,具有抗擊風險能力、充足的經驗與教訓,這些是搜狐的財富。“今年在觸底反彈回升的狀態。”

張朝陽曾有過高點墜落的經歷。2000年左右,他帶領搜狐在門戶時代稱霸,他個人成為一代互聯網創業者的夢想導師。爾后,據他自陳,外表的謙和之下,內心經歷膨脹,懈于管理公司,身體經歷抑郁之困。

7月3日,就這段曲折經歷,他向外界新剖析出一個深層原因,“我們的心路歷程都太長”。他表示,生于20世紀60年代,先后經歷過“文革”、改革開放、孤獨的出國留學歲月與國內初次發生的互聯網創業大潮,總在變化的時代,使得他價值觀的形成不太容易,“認知形成和穩定下來,需要很多年”。

只是,當張朝陽“滿血復活”之后,時代變了。2017年,他總結,搜狐后來至少錯過了搜索引擎和社交網絡兩大風口。

回歸公司管理的張朝陽不再飄,變得“務實”,把帶領公司恢復盈利作為目標,表示這是回歸做公司的本質。他自稱已經克服了“名校綜合癥”、思維惰性,如今對很多東西充滿好奇心,不否認搜狐的掉隊,以及他個人的沉寂。

“曾經很風光,現在有點落寞,但是我現在找到了人生的意義,就是認真地做好手頭的事情。”7月3日,面對《中國經營報》記者,他如是總結心境變化。

“在人生各個階段,你要經歷事情,會有低谷,經過這些經歷在認知等方面會變成熟。但是很遺憾,要花那么多年才成熟。”張朝陽表示。

據記者了解,回歸之后的張朝陽拿出更多時間工作,關注產品、參與搜狐每個部門的管理,注重“底線思維,注重數字”。

他仍然反對抄襲。搜狐視頻曾在視頻網站版權購買并未形成風潮時,率先購買大量的正版美劇,一度成為美劇愛好者認可的平臺。到了如今,他這點特質仍然沒變。他對外界說,視頻網站,只有搜狐不摻水;在公司開發社交產品狐友的過程中,他對工作人員說,“我們的產品人員要杜絕抄襲別人,不要老去模仿別人。”

事實上,企業有底線,通?;岢魷至礁齜⒄菇峁?,要么是“科技向善”,做出科技與人文交匯的產品,擁有廣闊用戶群體,比如微信。要么就是不逾矩、不犯法,溫和地發展,但缺乏狼人精神。

張朝陽的心態,更像介于二者之間。他把搜狐比作馬拉松長跑選手,同時又多次流露對翻盤式機會的渴望。

“我還是相信經歷了很多風風雨雨之后,(搜狐)還是一個長跑的選手,能夠走向未來,經得住摔打,同時活得非常長,最后等來更大的機會爆發。”張朝陽如是說。

他甚至談及,與其他互聯網大佬比起來,他時間多、身體更好,不著急退休,到了80歲還能工作,這是他的優勢。“在時間的長河中,需要等待。”

5G的到來,讓張朝陽亦多了一些希望。

業內預測5G到來還需要四年左右時間。搜狐正在“迭代式思考”,比如,在5G時代,圖文、視頻、社交、媒體等搜狐優勢方向會是什么樣子,當下業務能如何與5G碰撞等。張朝陽表示,“應該有足夠的時間在未來隨時準備著,在這幾個業務線和產品上抓住機會,等于產生很多新的紅利,每個新的技術出來,都有很多新的做法。”

以社交產品作杠桿

“我們走向盈利的道路就是一個奇正相合。”張朝陽總結。簡單來說,就是守和攻。

搜狐主要的盈利方式有廣告、游戲、視頻付費等。搜狐希望保住視頻、新聞、游戲等既有業務的市場地位。

其中,搜狐新聞回歸媒體屬性,重點發展科技、財經、時尚、娛樂、健康等內容領域,并改善分發。

另外,搜狐視頻已將方向調整為“小而美”路線,不再購買高價版權劇,不再請知名演員,轉向自制和選拔普通人出演網絡劇。并探索短視頻領域機會。事實上,由于審美,創作并不具有壟斷性,因此,從理論層面,搜狐視頻通過自制,確實有機會突圍。

搜狐游戲業務——暢游能帶來不錯的現金流,其將探索5G時代“低時延、高帶寬”變革帶來的機會。

6月9日正式發布的“狐友”充當了搜狐的第一支“奇兵”,搜狐希望借這款社交產品使出巧力。6月12日,搜狐宣布以產品功能改進為由將狐友下架一周。但實際上,直到8月1日,該產品才重新上架。

兩個月的間隔影響到了狐友憑“新鮮性”進行推廣,上架之后,獲客時機大不如前。記者注意到,狐友的用戶被系統默認關注張朝陽,在6月12日,張朝陽擁有257.1萬人次粉絲。8月8月,粉絲數僅增長1萬余人,至258.5萬人次。

張朝陽認為,互聯網的競爭就是拼用戶。通過搜狐新聞業務獲客,手機渠道成本高;搜狐視頻拍劇成本同樣高昂,且尚在虧損。第三種方式是回歸互聯網“社交網絡”的本質。

“社交網絡是非常核心的地帶,當人們都認識,在一個互聯網平臺上交流的話,獲客成本很低,不用再去投入內容,非常重要。”張朝陽表示。

搜狐的商業模式就像擁有珠子,但未擁有串起它們的線。一款社交產品的加入,也能幫助搜狐現成的商業模式貨幣化,為新聞、游戲、視頻等業務導流,利于它們變現。

“我們長期都一直想做社交。”張朝陽說。從外部看,騰訊馬化騰、今日頭條張一鳴均是靠社交構筑出商業帝國,或許也在散發誘惑力。

“如果狐友不成功的話,其他那幾條屬于腳下的路還是要好好走的,保證我們走向盈利的道路。”張朝陽說,“如果狐友失敗,我們繼續有新的奇兵,不會放棄,但是目前這個奇兵就是狐友。”

“節流”雙刃劍

只是,搜狐使出的第一枚“奇兵”就出師欠利。

狐友的新上架版本與下架前功能沒有明顯差異,版本由3.0更新至最新的3.2?;ǚ蚜私?個月,不惜影響時機,而事倍功半,狐友下架原因更顯撲朔迷離。張朝陽向本報記者回應,“主要是在一些安全監督方面做了比較多的事情。”

另外,搜狐視頻的節流,則似雙刃劍。因缺乏大制作與知名演員,視頻業務意圖通過《熱搜女王》《我在大理寺當寵物》《奈何BOSS要娶我》等自制劇,擴展影響力。打開搜狐視頻界面,不難發現,其畫面風格相較優愛騰(優酷、愛奇藝、騰訊)已經顯得小眾許多。

曾有微博網友在張朝陽微博之下抱怨稱,其買了搜狐視頻會員,但點開時候少,“你看別家的APP又是街舞又是101的天天得點開,你家一個禮拜也不大點開,美劇現在都看人人視頻APP,所以老板你得多出好的綜藝或者買些好的電視劇。”

對此,張朝陽的回復顯得有些無奈。他表示,買美劇嚴重虧損,因此沒錢多拍劇。

8月5日,搜狐公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未經審計的2019年第二季度財務報告。記者對比了2017~2019年這3年同季度的財務數據情況,搜狐的季度收入增減不明顯,且收入結構出現變化,逐漸由搜索和游戲這兩項業務支撐,品牌廣告的收入逐年下跌,同比下降比例均接近30%。

2019年第二季度,搜狐總收入為4.75億美元,比2018年同期的4.86億美元下降2%,比2017年的4.61億美元增長3%。2017年第二季度,搜狐品牌廣告營業收入為0.86億美元,2018年同期,品牌廣告收入為0.62億美元,到了2019年第二季度,該業務營收進一步減至0.44億美元。

主要來自于搜狗的搜索和搜索相關廣告業務的收入保持連年上升。2019年第二季度,搜狐搜索及搜索相關廣告業務收入為2.76億美元,同比增長2%,相比2017年同期,增長31%。

另外,財報顯示,2019年第二季度,歸屬于搜狐的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凈虧損為5000萬美元,與2018年同期的4900萬美元凈虧損相比,虧損額有所上升。相較2017年的7200萬美元,下降較為明顯。

對于這份財報,資本市場似乎并不買賬。財報發布當天,搜狐股價下跌26.84%,報8.94美元。

張朝陽對股價的下跌感到意外。他認為該季度財務業績向好,如果扣除2019年第二季度暢游晶茂映前廣告相關的一次性減值,搜狐集團(包含搜狐媒體、搜狐視頻、搜狗、暢游)虧損3800萬美元,較2018年同期減虧22%。

記者了解到,“上海晶茂”是暢游旗下一家從事映前廣告業務的公司,在2011年由暢游全資收購。因在過去兩個財年發生顯著虧損,于7月23日向法院提交了破產清算申請。

張朝陽將股價下跌歸結為,投資者受市場環境影響,缺乏耐心去分析。“搜狐財報剛好撞到中美貿易摩擦,全球資本市場都在恐慌狀態,使得美股市場很恐慌,投資人在恐慌中有些過激反應,沒耐心看這個季度怎么樣。”搜狐官方人員希望外界理解股價下跌的背景,“截至今早收盤,美國三大股指創2019年迄今最大單日跌幅。”

張朝陽說,“預期第三季度搜狐媒體和搜狐視頻虧損將進一步大幅收窄,集團虧損將降至2200萬~3200萬美元之間。搜狐可能會在第四季度實現盈利。”

來源:中經e商圈

原標題:張朝陽拯救搜狐

最新更新時間:08/11 10:16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