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股價上演“過山車” 小牛電動高成本掣肘擴展遇困

小牛電動目前所面對的挑戰一方面是股價的低迷,另一方面是產品的質疑。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中國經營報 劉媛媛

不久前,NBA巨星哈登在中國行活動中,因騎小牛電動車違規被上海交警處罰,之后新聞不斷發酵,小牛電動也因此曝光度大增。

或受此事件影響,小牛電動股價曾一度大漲17.60%。哈登事件之前,中信證券曾發布研報看多小牛電動,稱公司為“兩輪車行業的小米”,首予“增持”評級,目標價為11美元。

然而,《中國經營報》記者發現,當前小牛電動的股價僅為8.17美元(截至8月7日收盤),較去年10月上市之初下滑5.55%。7月22日,小牛電動5.50美元的收盤價更是創下公司上市以來的股價新低。

小牛電動目前所面對的挑戰一方面是股價的低迷,另一方面是產品的質疑。一直以來,小牛電動都以“科技”“高端”為賣點,雖然填補了豪華高端電動車市場的空白,卻也同時因為缺乏中低端產品,難以下沉到三四線城市,市場占有率提升艱難。

針對上述問題,記者致電致函北京牛電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股價長期“破發”

相關資料顯示,小牛電動成立于2014年,主營鋰電兩輪電動車,2015年6月發布第一款車型小牛電動N1。2018年10月,公司登陸納斯達克,發行價為9美元。

自上市以來,小牛電動的股價始終不溫不火,除了今年4月初,因為登上韓國首爾車展,股價一路漲到13.44美元之外,其余大部分時間基本維持在上市之初的8.65美元之下。

記者注意到,2019年7月22日,小牛電動的股價更是創下上市以來的新低,收盤價僅5.50美元。

對于股價的長期低迷,小牛電動CEO李彥近日在香港接受外媒采訪時表示,股價的下跌取決于各種因素,包括市場狀況。“談論股價總是很困難的,從我們的角度來看,作為一家上市公司,我們知道有責任為股東創造價值。我們正在解決人們的基本需求,就是城市出行問題。”

事實上,小牛電動的股價或與公司業績等因素有關。小牛電動上市前公布的招股說明書顯示,其2016年凈虧損為2.33億元,2017年凈虧損為1.85億元。到了2018年,僅上半年凈虧損就達到了3.15億元。

2018年年報顯示,小牛電動2018年的全年凈營收額為14.78億元,同比增長92.1%。凈虧損3.49億元,同比擴大88.96%。

不難看出,成立后四年,小牛電動一直在遭受虧損的困擾,而毛利率低或是造成公司虧損的原因之一。

公開數據顯示,小牛電動在2016?2017年的毛利率分別僅為3.6%、7.1%,而同期電動車整車制造行業平均毛利率分別為19.16%、15.07%??杉?,小牛電動的毛利率遠低于行業平均值。2018年,小牛電動的毛利率雖然從2017年的7.1%大幅增長至13.4%,但在行業內仍處于較低水平。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進入2019年,小牛電動的盈利情況稍有好轉。一季報顯示,公司營收為3.552億元,同比增長105.5%;凈利潤為1200萬元,業績扭虧為盈。毛利率亦有好轉,上升為21%。

市場擴展遇困

雖然小牛電動的毛利率不高,但實際上其售價并不低。記者在小牛電動京東旗艦店看到,其兩輪電動車定價基本在4000?6000元,甚至還有兩款價格超過了1萬元。其中N Pro版兩輪電動車售價10499元,NGT車型售價則高達14999元。

對比發現,另一家國內電動車品牌愛瑪,在京東旗艦店上的售價基本在2000?4000元,同時可享受多重優惠,多款券后價不足2000元。同樣,雅迪電動車的最終到手價也基本控制在2500元左右,僅少數價格超過3000元。有觀點認為,小牛電動的高定價或與其定位及高成本有關。李彥曾公開表示,小牛電動致力于打造成一家全球性的高速成長和科技化企業。一直以來,小牛電動也以“智能化”“科技化”作為宣傳點,比如小牛電動車可以實時定位、防止被盜,還可以提供一些人性化的服務,包括給手機充電、創立“牛油粉”社區、組織粉絲試駕等。但在產業時評人張書樂看來,小牛電動的這些功能,可以說很多都是用處不大的“雞肋”功能。“比如給手機充電、防盜等,都只是滿足了用戶的一些個性需求,不是真正所謂的剛需,所以這種增值服務本身對消費體驗的影響力不大。”

高昂的價格自然影響到了小牛電動的市場占有率。根據投資者網數據研究院發布的信息,目前中國電動車行業格局雖然分散,但是行業內市占率排名前5位的公司雅迪、愛瑪、臺鈴、新日、綠源市場占有率合計高達四成。

另據北京市自行車電動車行業協會統計,2019年上半年新國標正式落地,行業市場一度遇冷。而在上半年行業普遍的唱衰聲中,北京市場總體來講較上年略有提高。2019年上半年馳騁北京市場的仍為愛瑪、雅迪、新日、臺鈴等行業幾個巨頭品牌,其中愛瑪和雅迪作為行業領導品牌,銷量遙遙領先,占據北京新國標主市場。

從2018年財報中的銷量數據來看,2018年全年,小牛電動實現全球銷量33.96萬輛,而雅迪電動車的年銷量已達到503萬輛,對比強烈。“實際上在北京等城市,小牛電動市場占有率還可以,但對于三四線城市的用戶來說,電動車的概念更多的就是充電方便、續航時間長,小牛電動所謂的智能功能,在三四線城市更加沒有存在的土壤。”張書樂告訴記者,兩輪電動車的智能體驗,更多地存在于一種炫耀式的展示上面,高昂的售價讓小牛電動難以在三四線城市拓展。

不過,汽車分析師任萬付認為,小牛電動的賣點是科技和鋰電,相比傳統的電動車,這兩點都具優勢。此外,小牛電動定位豪華高端,填補了市場空白,抓住了90后、00后這一消費群體,擁有一定的市場前景。

來源:中國經營報

原標題:股價上演“過山車” 小牛電動高成本掣肘擴展遇困

最新更新時間:08/11 11:10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