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安塞姆·基弗:當我創作一幅真正偉大的畫作時,我感到真實

五十年前,安塞姆·基弗因拍攝自己在公眾場所敬納粹禮的照片而使德國同胞震驚。如今,這位74歲的藝術家創作的史詩級油畫正在探索另一種黑暗。

科技如何改變了我們的戀愛方式和愛情小說?

當代愛情越來越彰顯科技造成的悖論:科技在造成人與人之間隔離的同時,反過來也加強了人們之間的連接。

由歐洲文藝史呼喚世界公民理想

在這個民族主義盛行、宗教狂熱和政治上的溜須拍馬猖獗不已的年代,奧蘭多·費格斯試圖在新作《歐洲人》中“使人回憶起歐洲文明的統一力量”。

李清照:優雅的反叛

她在體制允許的條件下對公共事務的積極參與,既合情理又不失身份,但對于“婦德”的傳統規訓來說無疑是出格之舉,無怪乎被稱作有“丈夫氣”。更為重要的是,她所表現的是一...

加載更多
中國學者為什么沒能寫出兼顧學術性與通俗性的世界史著作?

日本世界史學者用繁復的細節與精彩的故事,吸引大眾閱讀世界史,中國學者離他們還有多遠?

萬歷十二年的屠隆

明末劇作家屠隆在萬歷十二年被從禮部主事任上削籍為民。在這件看似只涉及私人恩怨的事情上,可以洞察到朝廷政治的翻云覆雨是怎樣直接影響到個人的仕途,并波及江南鄉土社會...

文化研究者劉檸:夾在中、日、俄之間,朝鮮半島有種悲劇性的命運

雖然古代東亞的秩序非常明晰,但是近代以后,中國、日本和朝鮮半島的關系更加糾纏不清。

柜子里的骷髏:“家丑不可外揚”的利與弊

或大或小,每個家庭都有秘密。在一個“坦白從寬”的世界里,埋藏這些秘密有什么好處?

洪子誠關于“十七年文學”的反思:什么才是“完整的人”?

當我們試圖將“十七年”文學經驗加以延續的時候,語境的變化無法被忽略不計。現在說到“大眾”“現實”“工人作家”“工人寫作”“深入生活”“人民性”等概念和命題,其語...

亞歷山大是一個看不見的城市:人們生活在其中,但卻看不見它

隨著亞歷山大的飛速發展,建筑師Mohamed Gohar也在試圖記錄這座古埃及港口城市的過去與現在。